大学生酒后强奸女同学获缓刑4年

欢迎来到大学生酒后强奸女同学获缓刑4年 网站地图 sitemap
大学生酒后强奸女同学获缓刑4年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f20fresh.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海贼王
大学生酒后强奸女同学获缓刑4年海贼王
2021/03/29 来源:大学生酒后强奸女同学获缓刑4年
    骨科手术,一般医院的骨科专用手术间都会安排在手术室最最远离手术室大门的位置。

    一是骨科手术经常需要在手术中的时候就需要用型臂,也就是小型x光机要做透视,看看骨头是不是接直了!

    这玩意是有放射的,手术室需要在墙壁内放置铅板。

    而且所以一般护士们都不喜欢上骨科医生的手术,骨科手术不光吃射线,还损耗器械。

    好器械,不给骨科医生用吧,骨科医生不乐意,给骨科医生用吧,护士长又要说道找麻烦。

    而且虽然医院一般都有防射线的装置,比如铅板、铅服,可有时候,手术比较麻烦比较紧急的时候,粗狂的骨科医生们可不管你愿不愿意,不穿防护服不等拉铅板,直接就上手开照了。

    这个玩意,有时候真的没办法说,手术没办法,也没时间去耽搁,而手术室又派不出多余的人提前准备好,怎么办?只能如同赤身**的上了,还能怎么办。

    而女性,特别是青春期、育龄期的女性,乳(a)腺特别容易因为这种放射诱发癌变,吃一次没事,吃两次也没问题,可长年累月的下来,或许就成为那个倒霉的人。

    对男性,其实损伤也特别大,比如睾(a)丸就对这个玩意就特别害怕,而睾(a)丸中的精(a)子更是害怕这个玩意。

    可有时候,医生们没时间顾虑这个,一般弄这个的时候,医生都会让未婚或者还没孩子的医生提前躲到铅板后面去。

    所以,手术室的小姑娘们,虽然嘴上不说,其实心里没一个愿意上骨科手术的。

    第二,就是骨科手术的噪音超级的大。电钻,骨折内固定一般要上钢板,总不能用铁丝绑在骨头上,这样也不牢固,那么只有拿着电钻在骨头上开孔上螺钉。

    还有比如扩髓腔的时候,比如股骨骨折,也就是大腿骨折的时候,没那么长的钢板,只能从断端里面插进去一个钢条固定。

    这种钢条一般都略微比髓腔大一点,这个时候就需要用三棱型的钢挫,挫大髓腔,骨头多硬,怎么挫,简单,医生拿着大锤子,一下一下,把三棱型的各种钢挫,从小型号到大型号。一个一个慢慢砸进去然后在取出来,直至钢条能牢实的装入髓腔内。这一进一出,都是叮叮当当的!

    还有,特别是换髋,换膝关节的时候,必须用电锯,先要切出来一个平面来,然后才能用假体去替代。

    所以,有些时候,当三四个骨科手术间同时开展手术的时候,直接就如新房子在装修。

    锤,一锤八十,一锤八十的哪种叮当击打声,还有钻墙开孔的电钻声、如同锯硬木的电锯声,说实话,真的就如工地一样。

    一些刚送入手术室还未被麻醉的患者,听到这种声音,哪种心里,哪种马上就要去面对这种可怕而未知的手术,真的是一种煎熬,谁不怕死!

    所以,当张凡接过电锯的时候,巡回护士赶紧把感应门给关闭了,然后第一时间,给张凡他们带上了防护眼镜。

    这玩意是怎么样子的呢,其实就是早间年,一帮潮人大冬天骑摩托车带的哪种防风镜,如同克塞号准备发射一样,带上去以后,直接把眼睛包裹罩起来了,别说液体了,就算空气都进不去。

    “张老师,你觉得勒不。有哪里不舒服吗?”这是护士的工作,护士必须要问。

    因为医生的双手,只要上了手术台就不能在触碰手术台以外的东西了。

    这个玩意,不分大小号的,只有一种常规型号,有的医生头大,比如薛飞,头就比别人大。

    他带半小时摘掉以后,直接就像是外星人一样,脸蛋上一个铅笔盒一样大的红印子,然后眼睛都被明显的勒凸了,咕溜溜的,真的就如电影里刚下飞碟的外星人好奇的看着这个蓝色星球。

    换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呢。论专业术语,说实话,其他不说,就一个角度,都能难死刚进骨科的实习医生,太抽象。

    其实简单的说,也特别简单。人上了年纪一般走到哪里,都会拿一个拐棍。

    拐棍,有手抓的地方,然后稍微一个转弯就是一个长长的棍子。这玩意其实就和人的整个一条腿特别相似。

    而髋关节的股骨颈,在哪里呢,就是这个拐棍手抓的地方和支撑地面的连接转弯处。

    当然了,电视里的哪种上打昏君,下打奸臣的龙头拐杖或者和就一个直溜溜的木头棒棒是不算的。

    如果一个拐棍,手抓的这个拐弯处断了,老人舍不得扔,就会想办法去固定。

    特别是一些年轻时候是木匠或者干过钳工的老人,就比较能了。

    把折断的两头锯平,然后用弯度合适的弯钢管插进两头固定,嗯,然后就出来一个再也不怕摔的拐棍了。

    而换髋其实也一样,这也就是其他外科医生嘲笑骨科医生的原因。

    张凡让巡回护士给他收拾好防护眼镜后,就提起了电锯。

    当张凡把电锯拿在手里的时候,心里也不停的感叹,“医院大,用的器械都是好东西!”

    这个电锯是东山大妞他们公司的,他们的公司流水大的吓死人,可工作人缺超不过十来个。

    一个出纳,一个会计,几个跑业务的代表,然后剩下的全是交叉融股的一些挂名人物,这种公司想找真正的老板,估计难度不小。

    而且他们代理的还是世界顶端的医药器械公司的材料,有时候,张凡也很奇怪,这玩意,外国人为什么不直接卖给医院呢?非要倒把手!

    这个电锯不大,就如一个耙耳朵,不听老婆话,然后被老婆惩罚跪在电脑键盘一样,这个电锯就如一般家庭用的电脑键盘一样大。

    这是好用的,张凡当年在县医院的时候,哪个电锯,乖乖,直接就是锯木头的哪种大电锯,一头放在地方,另外一头都能到张凡的腰部,宽如搓板,又大有宽!就如力王带的武器一样。

    力气小一点的医生还真的没办法挥舞。说夸张一点,哪种大电锯拿出来,都不用麻醉患者了,吓都能给吓昏过去。

    小电锯在手,张凡开始准备锯骨头,电钻和电锯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区别很大的。

    电钻钻骨头的时候,助手们还能用手去围在电钻的周围遮挡一下。

    而电锯,说实话,这个玩意对上大腿骨都如锯糟木头一样,别说细细的指头了,所以一般这样的操作都是开放式的。

    吱!吱!吱!声响起,好的这种直流电锯功率一点不比交流电的差,当电锯和骨头接触的那一刹。

    先是一股子的青烟冒起,这个青烟,真的是青烟,骨头里面的有机物直接被高速电锯蒸发了出来。

    这个青烟的味道不好闻,好的医生用电刀,哪是烤肉的味道,而电锯锯骨头冒出来的味道,直接就如烧了头发,或者烧了一种特殊塑料的味道,或者就如火葬场附近的哪种呛鼻的怪味道。

    然后,当青烟刚刚结束,电锯进入髓腔的时候,场面直接就变成了血花四射。

    找个类似的场面,就如用切割机切钢板一样,火花四射。

    而且,因为髓腔内不光是血液,还有骨髓,还有一些连带的肌肉碎屑,这些物质的质量不同,飞起来的高度也是不同的。

    先是血点,随着转动的电锯,血液如同一个石头砸进了没烫菜的红油火锅一样。

    红色的液体点子四射,还顺着电锯旋转的方向,直接冒了出来,张凡的口罩上,帽子上,直接甩了一个笔直的红色血点直线。从大到小,队伍的顺序一点都不乱。

    血点子飞完,紧接着骨髓也出来,白色的骨髓在电锯的破坏下,早就没了型状。

    就如嚼成烂稀糊的半生不熟的奶白色肥肉点子混杂着血丝一样,被人噗嗤一下,给喷出一样,然后piaji,piaji的喷在了医生的口罩下方,刚好到医生嘴部的地方。

    说实话,只要电锯结束,医生们真的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深怕这玩意渗透口罩进嘴。

    透过薄薄的口罩,医生绝对能闻到一种一半是肉焦糊的气味,还有一种就像是没经过烹饪带着血腥的肥肉味道一样。

    然后,就是夹在骨头中的肉丝,被电锯一搅和,甩出来的时候直接就是梅花一朵朵的摔在了医生们的身上。

    如果从医生的对面直接看去,医生的身上,蓝色或者绿色的手术衣服上点点各色斑点,就如洒了红萝卜、放了西红柿皮、然后老板又吝啬的挤了一些奶白色芝士的披萨一样,而且还是冒着热气的披萨。

    飞舞的血汤中,张凡稳稳的拿着电锯,一点点的从上到下,一点点的切割着骨头。

    这个时候,如果从手术室的无影灯处朝下看,超级可怕,比什么屠牛宰羊可怕多了。

    人的一条腿,活生生的被医生本从身体上给卸了下来,惨白的骨头四周血液上明晃晃的飘着发黄的油花。

    红红的肌肉,黄中带着白色的脂肪,随着电锯的震动,积血和周边的肌肉组织,就如同一锅血肉在哗啦啦的沸腾着。

    而伤口,直接就是一个像是被狼群咬过的黄牛肚子一样,掏了一个大大血窟窿在大腿根部,而腿和身体好似就靠着一点皮肉相连一样,非常的残忍。

    丁磊,王医生拿着金属的挡板死力气的压着肌肉。真的是用了吃奶的劲道压着骨头附近的肌肉组织。稍微缺点力气,一旦肌肉被电锯给锯了,直接就是烫伤性的毁损上,一点问题都没有。

    如果摘了他们的口罩,换个场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憋着劲的用不锈钢的筷子,用力抢肉吃呢。

    电锯强烈的噪音声中,张凡把骨头两端整齐的切出了两个平面。

    然后,碎骨头放在弯盘里面,直接如同盛放牛骨头的瓷白海碗,准备从后厨端上餐桌一样。

    “扩髓器!”张凡放下电锯,对稍微躲的远一点的护士说道。

    “他不测量?他直接开髓?他怎么这样做?难道他的肉眼就能确定角度?”

    当张凡的话音从音箱里传了出去的时候,电教室的医生们终于有点动静了。就像大圣收了神通一样,他们活了。

    会场如同油锅里面滴了水滴一样,沸腾了。

      <code id='287f4'></code><style id='e00ae'></style>
    • <acronym id='5f940'></acronym>
      <center id='e1119'><center id='59a13'><tfoot id='f1348'></tfoot></center><abbr id='d76e6'><dir id='c6475'><tfoot id='6d08d'></tfoot><noframes id='7ce43'>

    • <optgroup id='8caa1'><strike id='fbf0c'><sup id='6e5a3'></sup></strike><code id='54be0'></code></optgroup>
        1. <b id='754b5'><label id='46e71'><select id='e95e7'><dt id='81c26'><span id='dd744'></span></dt></select></label></b><u id='07996'></u>
          <i id='d4616'><strike id='fc14a'><tt id='ddc40'><pre id='0fc6e'></pre></tt></strike></i>

              <code id='9125d'></code><style id='73b4b'></style>
            • <acronym id='a86a1'></acronym>
              <center id='03ce1'><center id='52e56'><tfoot id='fcfc2'></tfoot></center><abbr id='398f9'><dir id='1da07'><tfoot id='9158b'></tfoot><noframes id='50054'>

            • <optgroup id='7dec9'><strike id='5e6f6'><sup id='fbe05'></sup></strike><code id='e857f'></code></optgroup>
                1. <b id='1728f'><label id='479f8'><select id='7fc35'><dt id='f9e2c'><span id='427a2'></span></dt></select></label></b><u id='57b85'></u>
                  <i id='07e28'><strike id='155e3'><tt id='a126a'><pre id='148f5'></pre></tt></strike></i>

                      <code id='82e23'></code><style id='19c40'></style>
                    • <acronym id='33001'></acronym>
                      <center id='723e1'><center id='c516d'><tfoot id='37a22'></tfoot></center><abbr id='839cd'><dir id='cef8f'><tfoot id='1c5f0'></tfoot><noframes id='53826'>

                    • <optgroup id='46561'><strike id='90c2a'><sup id='7fc47'></sup></strike><code id='2714d'></code></optgroup>
                        1. <b id='ae2ef'><label id='4ec93'><select id='1637d'><dt id='a0d34'><span id='d354f'></span></dt></select></label></b><u id='fa0d9'></u>
                          <i id='c5777'><strike id='c2a84'><tt id='171dd'><pre id='84e99'></pre></tt></strike></i>